mizuki7

想喝酒,克制,果然还是热爱小甜饼_(:3」∠❀)_

云片独居背景
人物是SE趴趴的,欧欧西是妾身的(ooc太严重了我方)
一个平时说话都说不明白的给自己的文字加tag有点方
这么短小好嫌弃,可剩下的脑洞实在无力(捂脸)

      “我说过,我不会成为回忆”萨菲罗斯一手拿着正宗,另一只手轻抚着克劳德的脸颊,温柔的笑容宛若面对自己深爱的恋人而不是屡次阻止自己敌人。
       “哈!哈!哈!”克劳德突然从床上坐起,一只手狠狠地揉了揉头发另一只手拿出自己的终端看了一眼,凌晨三点“他妈的”小声地咒骂一句后颓废的倒回床上,狠狠地裹了裹被子,在努力让自己入睡无果后,无奈的接受因为讨厌的噩梦无法再次入睡的事实。
       送货单要早上才能定下来,衣服好像攒了好多件没有洗,挣扎了一下,克劳德还是决定明天早上把它们送进洗衣店里去。
       躺在床上发呆的克劳德不自觉的想到了刚才的噩梦,是的,对于克劳德来说,一个温柔微笑的萨菲罗斯比火灾现场的更难以接受。
       火灾现场的萨菲罗斯,温柔微笑的萨菲罗斯,用正宗穿透扎克斯的萨菲罗斯,温柔微笑的萨菲罗斯,幼时征兵海报上的萨菲罗斯,温柔微笑的萨菲罗斯,最终之战时像银色大鱿鱼的萨菲罗斯,温柔微笑的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
        无意中出口的话语打断思绪,意识到自己想萨菲罗斯想入迷的克劳德捂着脸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冷静了一下以后从床上爬起来默默地洗掉了准备送到洗衣店的衣服。。。。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