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zuki7

想喝酒,克制,果然还是热爱小甜饼_(:3」∠❀)_

标题不知道_| ̄|●

#架空向,比较喜欢艺术史,政治史略有涉猎,就当架空吧_| ̄|●
#断断续续的,作为一个高级话废,把图片描述出来很费劲,再加上时间轴穿起来更费劲_| ̄|●
#小学生文笔预警,不仅如此文笔僵硬而且无趣_| ̄|●
#然后祝阅读愉快
傀儡×庞统
      庞统十分看重他的傀儡,每日仔细的给傀儡清理身体,细细的补妆,保养手指,每几日补一次指尖的蔻丹。每次不像是保养武器,反倒像是照顾十分重要的人,眼底的情绪温柔又难以辨析。
       很多人离开了庞统,庞统也离开了很多人,再一次的相遇也未必是感人的重逢,兜兜转转,只有因为各种原因断断续续从里到外都更换过不知多少遍的傀儡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偶尔负面情绪爆发时拉着傀儡一曲一曲的舞,最后将脸埋入傀儡的颈中,勾着指尖的线,让傀儡缓缓的紧紧的拥住自己。
      不再满足于指尖线的操纵,不停的精进自己的技术,让傀儡只要接触自己便可随自己的心意自行动作。
      最初只是拥抱,然后蜻蜓点水般的双唇相触,到唇舌交缠的深吻,最后被撩拨得不能自已,在身体内的敏感被不停的刺激的情况下呜咽着释放。进展缓慢的过程久到庞统内心对傀儡的执念深种。
      有的时候庞统会有一种傀儡有灵智的感觉,但这种感觉总是一闪而逝,所以庞统仅仅只是将它当成一种错觉,直到一次突然的昏厥,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馆里,听着旁人惊叹着他的傀儡,他才意识到他的傀儡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活了,就像教养一个孩子总是在长高很多以后才能意识到孩子长高了,每天的变化太少,形影不离反而更加难以察觉。
      庞统依旧绮丽,即使眼角有了细纹,但时间却赋予了他容貌之外的美丽,年少出师时盘缠并不多,后来长年随军更是亏欠了身体,庞统清楚自己是活不了太久,突然的昏厥就是预兆,他急切的将自己毕生所学编纂成书,将难以用文字形容的技法交给傀儡,他想即使他离开了他的傀儡也能继续美丽的存在。
      庞统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他知晓傀儡对他有执念,他的傀儡会继续存在很久而他就要离开了,但是他依旧自私的不停加深傀儡对他的执念,他喜欢傀儡只有他的感觉,喜欢的无法自拔。
      无论庞统如何挣扎,最后还是要迎接死亡。算不上英年早逝,但也不是寿终正寝。傀儡记得庞统交给他的一切,文字,技法,人情世故,以及何为死亡。但是了解并不等于理解,在庞统死亡之前他一直奇怪为什么死掉了就不会再动了,换一换零件不就好了?哪里坏掉了把哪里替换掉不就又能动了?或者就像庞统每次昏厥一样,过一会不就醒了。直到傀儡等了很久,因为尸体的腐坏把庞统全身上下都换过庞统却不能再次拥抱他之后,傀儡才理解了何为死亡,而后痛彻心扉。
      傀儡带着庞统离开了,他找了一个阴凉干燥的地方隐居,钻研庞统的书籍,他不知道庞统会不会回来,但他每隔几年或者几十年会将自己扮作人类的样子带着庞统出去学习技术,适应世间的变化。
      傀儡越来越精致,庞统也越来越像活着时的样子,但庞统依旧只是像活着。傀儡期待着他的庞统有一天会给予他一个主动的拥抱,就像以前将脸埋入自己的颈中,紧紧的拥抱自己。

评论

热度(2)